今天是   本站已创建

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作诗也会吟!

现在的位置: 首页 散文 >正文
 
2013年8月7日 ⁄ yls890 散文 ⁄ 评论数 1+ ⁄ 被围观 +

昨晚又梦见了母亲,母亲始终定格在晨曦中的村口,穿着青色的衣服,立在温温和和的阳光下,湿湿润润的空气弥漫在我们的周围,阳光照在母亲的头上,母亲两鬓上的白发显得格外的透亮,我正想对母亲说点什么,但就是说不出来,却从梦中惊醒。

这样的梦已经梦过好几次了,我究竟想对母亲说什么呢?

梦中的母亲-小胡古韵

 

我读初中、高中都在县城,县城离我家有60来里路。那几年间,每次去学校,母亲都迎着早晨的阳光,把我送出很远,常常边走边与我说些鼓励我努力读书、好好做人的话。母亲没文化,但她能辩是非,识好坏,有些话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,如“人要忠心,人要空心”,“没有吃不了的苦,总有过得去的河”。当我在外工作后,回家的次数少了,每次回去,母亲高兴的好似过节,总有说不完的话。当要离家回单位时,母亲流露出依依惜别之情,但仍旧早早地起床,为我准备行囊,惟恐误了我的行程。

记得1980年,我回家看望母亲,那时家离汽车站较远,要到小镇才能坐汽车。母亲又迎着早晨的阳光,边嘱咐我在外边注意这,注意那,边扯扯我的衣服,就这样前前后后缓缓地走着,当时我也许还年轻,并未感到这就是母亲的一片爱心的倾诉。当我坚持要母亲不要送时,母亲就立在早晨的阳光下,就如昨晚上的梦,我看到她两鬓的白发,突然感到母亲确实老了,母亲为我们劳累,为我们操心,为我们而苍老,而当她需要我们的时候,我们又一个个地离开她而远行……我的心有股热热的暖流涌出来,真想一把抱住母亲,大声地对她说:“母亲!我感谢您,我爱您。”但我只呆呆地站在那里,什么也没有做,什么也没有说。母亲见我呆立不动,就说:“走吧,快去赶车,到单位了就给家里写信。”走了很远,再回头看母亲,母亲又立在一个稍高的土堆上,还在那里目送我远行。

我在梦中想对母亲说的就是:“我感谢您,我爱您。”我感谢母亲给我生命,抚养我成人,我爱母亲,但这话她在世时一直未能当面对她说。世上有许多事,特别是爱,父母之爱,子女之爱,夫妻之爱,亲情之爱,我们心里知道该怎么做,怎么说,但就是不去做,不去说,往往就留下遗憾。爱是需要表达,需要行动的,只有相互沟通,才能相互理解,相互深爱。

美国的小布什在一次演说中说:“母亲,人人都爱她,我也爱她。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,她给了我们爱和许许多多的忠告,而我们却给她添了白发。”母亲是无国界的,是相通的,完美的,至高无上的,无私的,是一条永远流淌的河。但我们在温暖的河水里往往感觉不到,当母亲离去了,属于你的那条河不在了,我们才深深感到母爱的重要和母爱无边。

因此,我们要对所有那些爸爸妈妈都还活着的人们说:趁他们还健在时,去感谢他们,去爱他们,说出你想说的话。这是因为,明天或许就晚了,到那时你想说也没法说,使你感到永远的遗憾、沉重和痛苦。

我希望今夜再梦见我的母亲,我一定要大声地向她说出我以前想说而没说出的话。

 

 
云水那边有你吗?——日记里,只剩下一场无名的雨……
 
该日志由 yls890 于 2013年8月7日 发表在 散文 分类下
关键字: 小胡古韵  散文篇  梦中的母亲    
 
 
 
目前有 20+ 人访问,有 1+ 条评论! 感谢支持!
 

发表留言:

 
Copyright © 2010-2013 小胡古韵  保留所有权利 基于 Z-blog 技术创建 Theme by 小胡古韵  Powered By Zblo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