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   本站已创建

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作诗也会吟!

现在的位置: 首页 散文 >正文
 
2013年7月6日 ⁄ yls890 散文 ⁄ 评论数 0+ ⁄ 被围观 +

小胡古韵:泼墨写流年

一个人出生在80年代,看岁月,步人生,等待崔人老;憧憬美好,梦回童年,追寻亦会空……

--题记文/小胡古韵

1.

一页素笺,两卷旧词,写完不知是我何时做。闲坐幽室,半杯清茶,好一副锦上添花,再度泼墨写流年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

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前,不孤单,人去楼空岁月浅。笑观四季更迭的颜色,静听南来北往的风声,我们一起入梦境,看混沌。

多变的不是天上的云,远去的不是过往的风。一切都是我的心在动。远远,老不是老,雨落碧湖意尤闲。境界来,柳枝逢甘露;境界去,若水已止。一切遇到,自然到没有感没有觉。

有人在拨弄歌,有女在哭泣。她为他为自己而感。她又落在逝去的岁月里,拣拾一枚暖香的回味相携左右,便已胜却世间繁花万千。无法自拔。

诗题情缘随流水,笔走风雨任落花。红尘中,相逢可以是告别的开端;江海里,归帆也意味着下一次离岸。

雨从窗前悄然飘落,风在巷间漫舞轻歌。风,来时翩然,雨,落时清碎,岁月亦如是,留下深深浅浅掬不起、挽不住的痕迹,一并遁入天地。

谁又会挑一盏心灯,在不寐的执着下,让夜空亮了整个儿的梦境?寡思也好,寂寥也罢,然,时节如流。

那些飘零的岁月,伴着一笔濡墨渲染成画,于意淡人闲时,将过往轻轻勾勒。情思,在一阵细雨飘入眼帘的瞬间,便已流放于窗外檐、楼外山……

2.

有些人就爱写往事,流年不曾留下往事的痕迹,我们却已悄悄走过。最怕,蓦然一回首,一切竟如风般远了、去了,也如梦般醒了、散了……

午后,雨轻叩窗棂,滴碎几许清凉。也许是天气的缘故,也许仅仅是寂寞在作祟,我的眸光竟莫名有些湿润。

在炎热的夏季,那个姑娘喜欢听雨,尤其在午后。一帘细雨,两袖微风,足以成为柔软心事的契机。当乌云悄然笼罩着古老苏城的时候,漫天的细雨,也开始纷纷扬扬从天而降。

孤单站在窗前,左手滴满浅浅的忧伤,右手系着昨日的牵绊,任凭凉风拨乱我的发丝,吹皱我的眼眸。

一端,是阴晴不定的心事;一端,是悲欢无常的往日。只是,隔着一帘雨中朦胧的距离。沉默的,让我看不清、看不懂……

聆听着雨声,我的心,没来由的开始柔软,眸中的深情,也开始沦陷,沦陷在一场不期而至的雨声中。时常怀想,雨为何而来,奔哪儿而去?人生亦如是……

花儿泼墨,惊艳了春;落叶题词,萧瑟了秋。朝阳升起,人间充满希望;傍晚来临,夜色黯淡了星光。岁月中,人来人往;尘世间,潮退潮生,周而复始,年复年。

3.

相知却不能在一起,有人说是无缘,有人说是尽,有人说是不经意。

航渡。只需一支竹篙,一尾兰棹,便可写意一段随波逐流而又身不由己的飘摇。

生命是兰舟,岁月是江流。今世,不期相遇在人世的渡口。看,光阴不在。听,岁月迁流。一尾绝尘去,落两袖风雨。烹调的,是往事在心头。

谁蘸墨题流年,弄笔挥毫凉薄岁月里无尽的云烟?谁驾一叶心舟,沐风沥雨徜徉于梦幻般的昨天,将一份失落的牵绊与期待,泊去漾来?

多少飞花似梦,几多云散曲终。一支笨拙的笔,饱蘸一声叹息,化成心脉的律动、风儿的呢喃,谱写一阕生命的期待与眷恋。

一生爱痴等,为了憧憬里姗姗来迟的身影;一生爱寻梦,何惧岁月中浪涛拍打的搏击。

时光深处,风雨凄迷。当记忆沿着往事的轨迹,在灰色的罅隙中轻寻细觅时。心,也渴望着于某一个渡口的转角,在看遍千帆过尽后,还能得遇今生的挚爱。

舟为江流泼墨了袅袅生机。江流把舟溶在水里,用水的潋滟与宽阔,包容着舟,浸润着舟;用水的平凡、纯净与真诚,为舟涤净心灵的寂寞,为舟卸去一身的疲惫,为舟透析生命的意义。

隔屏而叙,邀岁月对饮。当故事没有了花开的热烈、光阴淡去了曾有的感动、不愿爱也忘记了恨、未来依旧模糊不清,流年,该等谁泼一笔浓墨?这个问题,值得每个人去追寻......

也许,你也只需要一次心灵的航渡而已。在航渡中,选择调节性的舒缓亦或是重生,以便再次起航,撑篙寻梦、渡这似水的流年,挂一帆希望寄沧海、为自己留一份憧憬予人生。

等,是迎风的枯叶;寻,是接雨的碧草。直到风雨都走过,才明白,孤独是什么……

写完了之后发现,全是凌乱。这就是韵。

 
云水那边有你吗?——日记里,只剩下一场无名的雨……
 
该日志由 yls890 于 2013年7月6日 发表在 散文 分类下
关键字: 散文  小胡古韵  泼墨写流年  
 
 
 
目前有 19+ 人访问,有 0+ 条评论! 感谢支持!
 

发表留言:

 
Copyright © 2010-2013 小胡古韵  保留所有权利 基于 Z-blog 技术创建 Theme by 小胡古韵  Powered By Zblo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