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   本站已创建

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作诗也会吟!

现在的位置: 首页 元曲 >正文
 
2013年6月13日 ⁄ yls890 元曲 ⁄ 评论数 0+ ⁄ 被围观 +

诗词欣赏

仙吕·寄生草·感叹

仙吕·寄生草·感叹

姜太公贱卖了磻溪岸①,韩远帅命博得拜将坛②。羡傅说守可岩前版③,叹灵辄吃了桑间饭④,劝豫让吐出喉中炭⑤。如今凌烟阁一层一个鬼门关⑥,长安道一步一个连云栈⑦。

诗词注释

①“姜太公”句:句谓姜太公不该轻易罢隐做官。相传姜太公八十岁还在磻溪垂钓,后来在这里遇到周文王,才施展他的才华,扶周灭商,被尊之为“师尚父”。姜太公,即吕尚。磻溪:水名。在今陕西宝鸡市东南,北流入渭水。

②“韩元帅”句:汉高祖筑坛斋戒,拜韩信为大将。韩信在“灭项兴刘”的斗争中,建立了十大功劳,后被吕后杀害。

③“羡傅说(yue)”句:傅说,殷高宗的贤相。相传他曾隐居于傅岩(今山西平陆县),做泥木工。版:版筑,两版相夹,实土其中,杵筑成土墙,今称“干打垒”墙。

④“叹灵辄”:灵辄,春秋时晋人。《左傅》宣公二年:晋灵公设了埋伏,打算攻杀赵宣子。有一个人倒戟以御公徒,冒死相救,使宣子得免于难。宣子问其故,那人说:我就是你在翦桑救的那个饿人。问其姓名住址,不告而退。原来赵宣子在翳桑打猎,看到灵辄饿了,给了他饭吃,还让他带一份给他的老母。

⑤“劝豫让”句:豫让,原是知伯的家臣,后来知氏被韩、赵、魏三家所灭,他从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思想出发,“漆身为癞,吞炭为哑”,毁势变容,为知伯报仇。事败被杀。见《史记·刺客列传》。

⑥凌烟阁:唐太宗图画功臣的地方。后因以喻褒扬功臣的场所。

⑦连云栈:高入云霄的栈道。喻危险的仕途。

诗词译文

姜太公放弃磻溪岸前去做官[1],这买卖实在太不合算。韩信用自己的性命,换得了刘邦的拜将坛。傅说如果守定傅岩的旧生计不去出山,那才真正令人生羡。灵辄因为在翳桑接受饭食而不得不报恩,这使我不由得为他叹惋。那豫让为主报仇吞炭变哑,我劝他快别把自己这样无谓摧残。你看当今要想建功立业留名凌烟,一层层阻挠真是难上加难;读书人进取功名的路途,一步步都充满着凶险。

诗词鉴赏

元人在散曲中叹世警世,常用这种列举史事的方式。这样做不仅收论据凿凿、以古证今之效,文气上也有语若贯珠、一泻直下之妙。本篇用了五则历史人物的典故,五句中作者又以饱含感情色彩的精练语言,表示了自己“感叹”的导向。

起首两句对仗,是就姜太公吕尚与韩元帅韩信的行止作出评断。对于吕尚离开磻溪岸入朝任相,作者用了“贱卖了”三字,是说他放弃渔钓隐居生活太不值得。设想作者若仅用“卖了”二字,也已表现出对他入仕的鄙夷不屑,更何况“贱卖”!诗人故意不提吕尚辅佐文王定国安邦的历史功绩,又故意以偏激的用语与世人对吕尚穷极终通际遇的艳羡唱反调,愤世嫉俗之意溢于言表。同样,对于韩信登坛拜将的隆遇,作品用了“命博得”三字,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在功业爵禄之后隐伏的危机。一文一武,抹倒了古今的风云人物,也是对利禄仕进热衷者的当头棒喝。

三、四、五三句的鼎足对,言及的历史主角为傅说、灵辄、豫让三人。第一句出乎意外地用了个“羡”字,但细看羡的内容,是“傅说守定岩前版”。傅说若果真守定岩前版的话,只不过是个卑贱的奴隶,而事实上他根本没有“守定”,出去做了殷高宗的大臣,可见这一句纯粹是反话、是嘲讽。第二句如实地用上一“叹”,而所叹的是灵辄“吃了桑间饭”,作者认为这样一来,他就只能以听命于人、舍己报主作为饭钱了。第三句对豫让则用了“劝”,“劝豫让吐出喉中炭”,作者对豫让用性命报知遇之恩,视作多此一举的愚蠢行为。这三句鼎足对中傅说的一例,同吕尚、韩信并无二致,其余两人则非名利场中人,却是受制于人、为统治者效命的人物。作者将他们并排拉在一起,并非是有意选取历史和社会上具有代表意义的不同典型,不过是借此发泄对整个封建秩序及现存观念的否定和蔑视而已。这就使作品带上了一种嬉笑怒骂、驰骋随意的剽劲色彩。

叹世作品列具史实的常法,是在结尾点出总结的结论。而本曲又别具一格,弃置上举的五名历史人物不顾,转而对“如今”作出了愤怒的感叹。“凌烟阁一层一个鬼门关,长安道一步一个连云栈”是峻拔的警语。它将不同性质的地名醒目地组织在各句之间,让读者去憬然悟味其间的联系,从而形象地表现元代仕进道路艰难险恶的黑暗现状。这是对热衷功名利禄的另一种形式的批判和否定,从而与上文的历史感叹互相照应。贯串在作品中的感情的愤激、嘲骂的辛辣、意绪的突兀以及批判精神的尖锐,造就了作品豪辣灏烂、排再奇倔的风格特色。

作者介绍

查德卿,生平、里籍均不详。元·钟嗣成《录鬼簿》失载。明·朱权《太和  正音谱》将其列于“词林英杰”一百五十人之中。明·李开先评元人散曲,首推张可久、乔吉,次则举及查德卿(见《闲居集》卷五《碎乡小稿序》),可见其曲名较高。其散曲作品内容有吊古、抒怀、咏美人伤离情之类,风格典雅。

 
云水那边有你吗?——日记里,只剩下一场无名的雨……
 
该日志由 yls890 于 2013年6月13日 发表在 元曲 分类下
关键字: 元曲  查德卿  仙吕·寄生草·感叹  
 
 
 
目前有 34+ 人访问,有 0+ 条评论! 感谢支持!
 

发表留言:

 
Copyright © 2010-2013 小胡古韵  保留所有权利 基于 Z-blog 技术创建 Theme by 小胡古韵  Powered By Zblog